您的位置:

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暴力虐待  »  管理员伯伯强姦我

管理员伯伯强姦我

昨晚与老公幹了一整夜,今天一早起来我又与老公在客厅的沙发上幹起来。「呀……呀……老公……深些……深……」我坐在沙发上,白色长身T恤被捲到肩膀附近,内裤早己不知所踪,一对乳房被老公双手搓揉着,我双腿张开放在老公的肩上,老公此时全身赤裸,阴茎就正在我阴道内奔驰。
「老婆,是这样了,你这个淫妇的阴道把我的阳具夹得这么紧,还要一下一下吸着我,我快要忍不住了,我要将精液注满你的子宫。你看你的淫水已经多到漏出来了,阴唇……」老公一边说着淫话,一边作最后的冲刺。
「呀……我要……老公你……快……射……进来……呀……呀……」老公深深的插进来,跟着一股股精液开始由老公的身体注进来。很多哦!多得快要漏出来了……
「叮噹,叮噹……」
正当我们两人刚完事,相拥着在休息的时候,门铃突然响起来,我们慌忙起来找衣服。
「叮噹,叮噹……」
老公:「衣服哪里去了?老婆,不如你拉下T恤去开门,我先躲回房间穿衣服。」我还未置可否,他就跑回了睡房,而我只好穿着一件刚盖过臀部的T恤去应门。
原来是这座大厦的管理员李伯伯。「李伯伯,什么事这么早找我们?」
「对不起,这么早找你。是这样的,住在你家下一层的住户投诉你们的水渠漏水,请你们盡快维修。」李伯伯一边说,一边向我身上打量,特別注视着我露出的双腿。
「噢!是否很严重?」我发觉由于地心吸力的关系,在阴道内的精液正慢慢向出口流去。
「也不是很严重,所以要盡快维修。让我进来说给你听哪条水渠有问题。」李伯伯开始脱鞋进内。
「对不起,我刚刚起床,而且现在沒有空,请问可否过一会之后才来?」我怕精液真的会流出体外,被李伯伯看见,所以叫李伯伯离开。
「放心,陈太太,不会阻碍你太多时间,就在洗手间处。」李伯伯整个身体迫进内,我只好退后,转身带他进去,希望可以盡快打发他。
为免精液流出来,我细步踱到洗手间,身后的李伯伯就接着说:「请你先将假天花闆移开,这样我才可以指示给你看,在你下一层的单位哪一处漏水。」
如果要拿开假天花闆,我便要站在高处,这样会很容易走光哦!于是我说:「其实你只需要说给我听哪一个去水渠暂不能用便可以了,我不需要知哪一处漏水。」
「但是你都要知哪一处出现渗漏才可以找师傅报价维修,你还是快些吧,我还有工作要做。」
我惟有放下厕闆,然后提脚站上去,怎知我右脚一踏上厕闆,就发现又有一大股精液后阴道内向外流,可能这个动作会令到阴唇微微打开。可幸的是精液被阴毛挡着,沒有流到大腿上,但下身湿湿的,很不舒服。转头看见李伯伯不耐烦的样子,我只好硬着头皮站上去,此时我的臀部刚好在李伯伯眼前,只要他稍微弯曲膝盖,就可以看到我沒有穿内裤的胯下。
李伯伯说:「你要将双脚分开站才安全,你这样很容易摔下来的。」
「不用……不用了,我这样便可以了。」我慌忙回答,并依李伯伯的指示举手移开其中一块假天花闆。但一举起双手,我才记起我的T恤亦会跟着向上缩,结果臀部的下半部份就展现在李伯伯眼前。从洗手台的镜子中,可以见到李伯伯惊讶的样子,他张着口望着我外露的下半个臀部,还靠近我用力吸气,好像想闻闻我的体香。
我夹紧双腿,并继续用力移开那块假天花闆,但无论我怎么出力都移不开,此时我眼看着李伯伯的淫样,心又想着老公为何这么久还未出来?双手又推不开眼前的假天花闆,真的百般滋味在心头。
「李伯伯,我移不开这个,你可否帮一帮我?」
「陈太太,我这么老不便爬上去,不如我扶着你,你再用些力。」李伯伯用双手捉着我的右边的大腿,叫我再试试。我再次举手尝试,同一时间在大腿上的一双手开始向上移到大腿的根部,李伯伯左手的食指已经轻轻碰到我的阴毛。
「李伯伯,双手不用放这么高,我觉得痒痒的。」
「哪里觉得痒?让我帮你抓抓它。是不是这里?」李伯伯的左手继续放在我双腿之间,右手就移上我右边的臀部,搓弄和按压它。
「不是,请不要再摸那里。」李伯伯乖乖的停止在我臀上的动作,不过……「唤!不要!」
「那一定是这里了。」李伯伯居然用食指拨动我阴户口的阴毛:「看你这里湿湿的。」
我双手立即按着他的手:「不是,你不可以这样。」但这样反而变成我将他的手按在我的阴户上。「我老公在睡房更衣,快要出来了。」李伯伯沒有理会我的话,反而用食指在阴蒂上打圈。
我转头想叫在睡房的老公出来,正要张口的一刻,我从镜中看见一个身影在门旁闪过,难道是老公躲在外面?为什么?为什么老公看见我正被外人佔便宜,却沒有出来阻止?
「呀……」正当我分神时,李伯伯有一节手指已经挤进阴道,我用力夹紧双腿,阻止李伯伯进一步的进迫。李伯伯见不能再深入我的阴道内,就改为在原地拨动,刺激着阴道口的四周。
「小宝贝,你不穿内裤来开门,而且下身又这样湿,你不是正在想男人么?为什么还夹紧双腿哦?让我令你爽一爽好吗?」
「不要……我不要……快放手哦……」我依然努力对抗着。
「你双手按着我,两脚又夹得这样紧,你叫我怎么将手拉出来?」
我当然不会相信我放开手脚,李伯伯就会乖乖的将手拿出来,但现在这样又不是办法。
「老公……教命呀!教命呀!」
李伯伯吓了一跳,转头向外望,过了一会见我老公沒有出现,于是向我说:「你想骗我?你还是不要反抗了,好好享受罢!」
老公在幹什么?为什么换件衣服会换这么久?
李伯伯见我沒有放开他的左手,于是便用右手拨开我的臀肉,将我的肛门露出来。他先轻轻向着肛门吹气,见我依然沒有放松,就直接用舌头舔我的肛门!下身两个洞同时受到刺激,我身子一下子就软了下来,李伯伯趁此机会再把手指向子宫推进。我一觉得阴道中的手指有异动,就再次夹紧双腿,但李伯伯己经将大半只食指插进来了。
李伯伯见后门仍未能突破,又改为加紧舔弄肛门口,而且还将舌尖轻轻伸进肛门中。他的右手从我的右臀慢慢移向腰肢,在那里抚弄了一会后,再向上一手抓着我的乳房,又用手指轻弹我的乳头。
在我双手极力保护住下身要塞时,他的手就肆无忌惮地把玩起我的乳房来,我的乳头在他的挑逗下变得越来越硬,下身也越来越湿。在我被情慾佔据前一定要阻止他,于是抽出一只手来按着他的怪手,可是仍然阻止不了多少,他的手虽不能再在双乳之间游走,但依然能够抓着我一边乳房不停按压、捻弄我的峰尖。
我双脚慢慢地变得无力,李伯伯就在我双腿一放松的时候乘机将整只手指插进来,「呀……」我坚守不住了!李伯伯将手指快速抽出,再狠狠插入,抽出、插入……他的快速进攻一举击破了我无力的抵坑,我现在可以做的,是从口中吐出美妙的呻吟,好让快感有一个宣洩的出口。
「呀……呀……呀……呀……」我上身向前弯下,双手就按在墙上,李伯伯将我右脚提起放在洗手台上,左脚依然站在厕闆上。现在我双脚被打开,我低头从双腿之间看见李伯伯从下向上看着我的淫穴,欣赏着他的手指把我的阴户弄得一塌煳涂。
他不时又望向我,一看见我咬着下唇忍着呻吟时,他就会加快抽插,或用手指在阴道壁上颳,使我禁不住张口呻吟,他就会露出一副满意的表情说:「你叫得多么动听,为什么要忍着呢?好好叫来听听嘛!」
刚才和老公大战一场,现在又给李伯伯凌辱了这么久,早已软弱无力的我只好任凭李伯伯摆佈。玩了一会之后,李伯伯将我抱下来,让我坐在厕闆上,一脚踏在地上,一脚放在他的肩上,T恤被脱下来,乳房在胸口急速起伏。
李伯伯仔细地欣赏着我身体的每一个部位,虽然他沒有说出口,但从眼祌中可以看出他从沒有看过这么美丽的身体,而且是正在发情的身体!
他的一张嘴吸吮着我的乳头,舌头在乳晕上面打转,有时又用舌尖挑逗着我的乳头,手指在阴道内不停活动。强烈的快感使我忘了正在洗手间外的老公,我双手抓着李伯伯的头,本来是打算推开他,但后来却变成抱着他的头。
「不要……不可以……这样……」李伯伯把阴道中的手指抽出,接着将阴茎顶上来,在阴道口打转。我双手按着他的腰肢,不让他的阴茎闯入:「够了……不可以……」李伯伯当然沒有放开我,他反而站直身子,双手捉着我的腰,跟着用力一顶!
「呀……很痛!你弄得人家很痛。」我双手跟本抵挡不住李伯伯全力进攻,整个阴道给他的阴茎佔据了,接着他就开始抽动起来,而痛楚慢慢变为快感。
李伯伯抽动得不快,但每一下抽插的幅度都很大,他会将阴茎抽到快掉出来才用力向内插到最深,每一下当他的阴茎到达最深处时,我都会禁不住叫一声。
李伯伯的手从我的腰移到乳房,将我的乳房抓在掌心搓弄:「陈太太,你的阴道很紧,呀……呀……我很久沒有……幹这么美的女人了……你叫起来又这么动听……我们以后真的要多多亲近……亲近……」李伯伯抓紧我的乳房,一下一下用力地插进来,越来越快,越来越大力。
我的乳房被他抓到有点痛,但下身传来的强烈快感令这些痛楚变得不是一回事,我仰着头,闭着双眼,口微微张着,娇喘声从我的口中传出来。空气中充斥着我和李伯伯的汗水味,两个身体交合的撞击声变得越来越大声和频密。
李伯伯的阴茎深深插进我的小穴内,而我也不甘不弱,将指甲深深地嵌陷在他背上的肌肤里。
「呀……快……快……些……我……就到……就到了……」此时的我已经变成一个不顾一切的荡妇,只要眼前这个男人可以再加快插我、满足我。
「你……不说……我都会……我要将精液……注满你的小穴。」
「好哦!快……快……射……进来……呀……呀……呀……」
李伯伯深深插入,跟着便感到下身有一股股东西从李伯伯那儿射进我体内。
一会后,李伯伯将阴茎退出来,穿回衣服就离开。我站起来,从镜中看到自己的乳房上还留下李伯伯用力抓捏出来的红印,而李伯伯与老公的精液就从阴道沿着我的大腿内侧流出来。
我穿回掉在地上的T恤走出洗手间,看到门旁有一滩精液,难道刚才老公在这里看着我被李伯伯玩弄?而且还被他干了都沒有出来阻止,反而在这里打枪?他怎可以这样对我?!
我气沖沖走进睡房想质问他,怎知我一进房就看见老公赤身躺在地上,「老公!老公!你沒有事吗?为什么躺在地上?」我一边摇他,一边惊叫着。
老公慢慢坐起来,双手按着头,好像头很晕的样子。
「老公,你为什么躺在地上?」我继续问。
「我不知道……我……为什么躺在地上?」老公说。
「我刚才在客厅叫你,你沒有听见吗?」我说。
「我想起来了,刚才我一进来就突然眼前一黑,看来是我太累了。你刚才叫我吗?什么事?」老公一脸疑惑似的。
看他的样子又不像说谎,难道我刚才看错了?但为什么门外有一滩精液?刚才李伯伯进来时有关门,但沒有锁上,难道有人进来了?
「老婆,什么事?刚才何人按门铃?」
我向他说,李伯伯是来通知我们的去水渠漏水,要我们修理,当然我沒有说我给李伯伯干了。而老公听了只应说他会安排了,跟着就把我按到床上,拉高我的T恤,将我的腿打开。
「不要……你刚才累到晕了,还要来?」
「要,我突然很想再来。」老公看着我乳房上的红掌印,沒有问我怎么弄成这样,反而将手抓着同一个地方,下身一挺就再次进入我体内……
到底……刚才是否有人在洗手间门外?为什么门旁有一滩精液?是何人留下的?